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娇妻太狠,顾少惹不起! > 第192章阿景,我想和我家属生崽崽了

第192章阿景,我想和我家属生崽崽了

星悦小区,2202房间。

晚上十一点左右,顾景深将今天洗好的衣服全部晾好了。

从浅夏与念念离开了之后,她没有看自己一眼,没有和自己说一句,她所做的,就是发了短信,估计是发给浅夏和念念的。

顾景深突然有些心塞,今晚大概是要睡沙发了。

昨晚,到底是一场梦。

正想着要不要进卧室的时候,手机里来了消息。

苏夜白:【今晚吃饭的时候你们说什么了?

】顾景深:【?

】苏夜白:【从你们那回来,她跟我说要搬出去住】苏夜白:【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得罪她了,回来就跟我摆脸色】苏夜白:【女人心,海底针,说变就变】苏夜白:【你家林安暖果然是扫把星】顾景深:【滚!】苏夜白:【我难受,天天受她气,我图什么?

】顾景深:【难受就放手啊,让她走】然后,苏夜白盯着手机更加难受了。

许久后,发了一条过来:【我难受,我愿意,家属虐我千百遍,我待家属如初恋】顾景深:【狗男人】苏夜白:【……】顾景深:【你家属说的,狗男人】苏夜白:【我家属还说啥了?

】顾景深:【十一点一十六了,你不睡?

】苏夜白:【在沙发上,卧室门锁了,被赶出来了】顾景深:【呵呵】苏夜白的确是被赶出来了,因为浅夏心里很难受,不想看见他,所以进卧室后,从里面反锁了。

苏夜白:【林安暖也没让你进卧室吧?

哥请客,喝两杯去】顾景深:【备孕中,戒酒戒烟中】苏夜白:【卧槽!鬼啊,你媳妇那身体能怀孕?

不要命了?

】顾景深:【提前两年备着,宁宁想要妹妹】苏夜白:【有儿子了不起啊,还在我面前秀女儿,再见!】苏夜白:【想生女儿,你觉得林安暖会和你生吗?

兄弟,哥给你买个枕头,你赶紧洗洗睡,梦里什么都会有的】顾景深:【你要不要……让你家属怀孕?

有了崽,还怕你家属不给你名分】苏夜白:【扎破套?

】苏夜白:【不行,我家属那个脾气,真有了,她能打一次,还会打第二次】苏夜白:【孩子打多了伤身体,我坚决不能做这种事】苏夜白突然激动起来:【想要崽崽,怎么破?

】苏夜白:【阿景,突然很想和我家属生崽崽了】苏夜白:【阿景,阿景,求支招】苏夜白:【要不,我试试,去把套扎了,搞个意外?

】苏夜白发了这条消息后,就一直在等着顾景深回答,但苏夜白不知道,此刻顾景深很紧张地看着自己媳妇。

顾景深与自家大哥聊得很欢,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媳妇突然就出现在后面。

此刻,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。

林安暖其实是出来喊他睡觉的,但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“客厅里开着灯,会影响宁宁睡觉,你要看手机,回卧室看。”

顾景深听到她最后那句话显然是激动了,但依旧也还是很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我,我这就关灯。”

林安暖转身就回卧室,顺带,把客厅的灯给关了。

见状,顾景深连忙起身跟上。

回了卧室,顾景深把门关上,然后又很小心翼翼地上床,然后扫了眼,突然发现,床头柜上放着一个袋子,而袋子里,多了几盒东西。

他突然很想问,但又不敢。

林安暖此刻正在给自己全身涂抹护肤,做好了一切后,这才躺到了床上,并没有立马就睡觉了,而是看着手机,不知道和谁回消息中。

顾景深自然不知道,林安暖此刻在给她姐发消息中,而且发的消息还是:林安暖:【姐,小心家里的安全套,你家狗男人刚刚和某人在讨论,打算偷偷扎破】当时,苏夜白发的最后一条消息,林安暖看到了。

几十秒后,浅夏回了消息:【他有病吧?

】浅夏:【还想让我怀一次?

再打一次?

】浅夏:【他们家男人有特殊爱好,打胎吗?

】林安暖看着消息沉默。

浅夏:【小暖,你自己也得注意了,不说了,我检查去】林安暖看了眼身边躺着的男人,有种想把他踹出去的冲动了。

顾景深感觉到她的冷意了,往被窝里一躺,准备装死了。

林安暖放下手机,关灯,睡觉。

顾景深也不敢有什么动作,只能是老老实实睡觉。

他这边倒是安然无恙,但此刻景园,苏夜白那,并没有那么美好了。

浅夏在收到林安暖消息后,从卧室出来了。

苏夜白还以为她是良心发现,终于让自己进卧室睡觉了。

结果,浅夏一过来就把人从沙发上拉开,然后从沙发上翻出几个套,很认真仔细地检查着,看看有没有被扎破了。

苏夜白一脸不解,“你做什么呢?”

浅夏冷冷看着他,“苏医生,你最好不要做扎破安全套这种傻逼事。”

苏夜白一听就来气了,“谁做这种傻逼事了?

楚浅夏,做这种傻逼事的应该是你吧?”

“我当年傻啊!现在,不会了!那么请苏医生你也不要做这种傻逼事情!”

说完,浅夏将东西丢在沙发上,转身就走。

苏夜白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突然莫名其妙把沙发上放的安全套全部翻了出来检查的那么仔细,她怕是知道什么了。

那么,就只有一个可能,自己刚刚和阿景说的,被她知道了。

而她知道,也只有一个可能,林安暖看到了自己和阿景的聊天记录。

难怪,阿景突然就不回自己消息了。

原来是这里出了问题。

苏夜白又气又恼,气她回来时和自己说的那些话,恼她刚刚说的,总之是全部都有。

所以,在又气又恼中,苏夜白突然走过去将人扛了起来就进卧室了。

“楚浅夏,你真的是是要上天了不是?

我家,你让我睡客厅,我看你是欠收拾。”

这个借口找得极好,苏夜白趁机把人给狠狠收拾了。

强来那种。

收拾完了,他心情也不爽,因为,浅夏哭了。

哄吧,苏夜白突然有些拉不下脸。

不哄吧,看着她哭,心疼了。

最后,没哄人,反而还凶巴巴道:“再哭我把你踹下去了。”

浅夏其实也想忍了,但就是忍不住,“苏夜白,你特么犯贱!你犯贱,你知道吗?”

“劳资就犯贱了又如何?

给我闭嘴!”

凶完了,把人给搂进怀里了。

……第二天很早,顾景深买早餐回来的时候,在门口碰上了拖着行李箱的浅夏。

所以,此刻……浅夏吃了顾景深那份早餐。

顾景深没得吃了。

顾景深在厨房一边熬药,一边听着和她们这边的对话。

“所以,姐,你要买房?”

“嗯。

说实话,我特喜欢这个小区,当年买这里的时候,我可喜欢了,唉,我当年要是不那么冲动把房子卖了就好了。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
Copyright@2020